韶光落在梧桐树下

韶光落在梧桐树下
巨鹿路   来自网络上海市静安区巨鹿路675号,曾是实业家刘吉生的新居。这儿是许多爱好文学的人心中的殿堂,它不仅是上海市作家协会的所在地,《收成》《上海文学》等刊物也是从这儿走向世人。我来自黄土高原上的一个小村庄,那里不管谁家的宅子,我都是了解的。而关于“巨鹿路675号”,它从十多年前便开端出现在我的印象中,俨然村庄一个令人了解的路口。一天夜里,我移步寓居酒店邻近的一条大街漫步,没有想到,巨鹿路居然近在咫尺。巨鹿路是一条栽满了梧桐树的大街。每一棵梧桐树,树身都较为粗大健壮,树梢也较为巨大。在一座城市的大街,我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魁伟的树形了。与巨鹿路675号萍水相逢,像是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一个失联多年的老朋友,着实令人兴奋。我情不自禁地在这所老宅子的门口多站立顷刻,打量宅子邻近的一草一木。我对巨鹿路好像并不生疏。夜色渐浓,蝉鸣像潮水相同,从巨鹿路的西口涌进来,直直地朝着东口涌去。蝉像是商议好了似的,每一次鸣叫都不谋而合地叫起,又不谋而合地戛然而止。不少梧桐树打开的枝叶,比两边的老宅子高出一截。蝉一定是奔着一棵棵梧桐树而来的,它们聚在一起,像聚在咱们黄土高原上的村庄。夜晚的村庄,一波接一波的蝉鸣声,划过村庄周围的树梢,把村庄一座座老宅子罩在蝉声里,村庄人会伴着蝉声轻轻地入梦。当晚,伴着蝉鸣声,我一觉睡到天亮。第二天清晨,在一波波蝉鸣声里睁开眼睛。巨鹿路合适慢步行走。两边的修建简直全部是老宅子。这样的现象,像极了黄土高原上的村庄,村庄里有老树,也有老宅子。一拨一拨走出村庄的人,又一拨拨回来村庄,他们一定是奔着村里的那些老树,或者是奔着埋在绿荫里的老宅子回来的。那些老树和老宅子,像是勾住了一个个村庄人的魂。一个村庄人不管走多远,也忘不了。巨鹿路旁边,梧桐树上的枝叶好像便是专门给寓居在老宅子里的人成长的。这儿的全部好像都慢了半拍。鸟鸣声不谋而合的慢慢中听,两边的行人也是慢慢地行走,行驶过的车辆也是慢慢地驶去。这条路像一条静寂的村庄小道,谁也不会有意制造剩余的嘈杂声。游走在与675号只是一墙之隔的“作家书店”,顺手翻开几本图书,本本都是好书。到此读书的人,从儿童到少年,到中青年,都会得到文学的润泽。作家书店,便是从675号走出的文学大师,在巨鹿路打开了另一扇文学之门。它跟巨鹿路和巨鹿路两边的梧桐树相同,用韶光之美迎候每一个人。与巨鹿路相连接的是襄阳北路,一眼望不到头。襄阳北路栽植的梧桐树,相同枝繁叶茂。我随意走进路旁一条绿荫掩盖的巷道口,若不是在巷子里穿行一番,我会对上海人为何把巷子称为“弄”疑问不解。一个“弄”字,更具焰火气味,清晨巷内飘扬的满是饭香。家家户户沿屋檐搭起了凉棚和晾衣架。巷子很窄,但很悠长。从巨鹿路走到襄阳路,生气勃勃的梧桐树枝桠上,不时有一群群小鸟择枝而栖。邻近的鸟儿,看见人也不惊。在一条巷子口,一对老配偶正在用早餐,几只小鸟落在窗台上鸣叫。鸟和人近在咫尺,却互不搅扰。鸟一定是把巨鹿路、襄阳路当成了它们村庄的家。与襄阳北路相连接的是长乐路。每天,来自巨鹿路与襄阳路的韶光,会一起涌向长乐路,一点一点,温温暖照射着一座城市的整个大地。(禄永峰)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19年08月08日 第 11 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